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明日经济新闻 >

中国经济赶超美国受益于发改委

时间:2018-01-02 12: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点击: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罗思义

  相较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搜罗美国在内的所有成本主义市场经济体都缺少发改委这强大的一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开展始终胜过美国,并能在媒体几十年(搜罗2014年)不竭翻炒的“中国经济灾难”的预言中稳如泰山。

中国经济赶超美国受益于发改委

中国经济赶超美国受益于发改委

  从2014年底到2015年初,媒体上漫山遍野报导美国经济所谓的“强势增长”,质疑中国呈现“经济危机”。如今中美都发布了各自的2014年经济数据,我们能够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暗示比较一番。此举不但有助于对照讨论中美两国的经济暗示,也提醒了中国媒体在经济报导中所犯的阐发错误,以及对统计数据存在的误读。

  误区:差别的GDP计算法

  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7.4%,美国经济增长2.4%——如图一所示。中国经济的增速是美国经济增速的3倍。

图一

图一

  中国的GDP从2013年的58.8万亿人民币增长到2014年的63.6万亿人民币——增长了4.8万亿。这一增量用2014年12月31日的汇率计,是0.78万亿美圆,用2014年全年的均匀汇率计,是0.785万亿美圆。美国的GDP增长了0.653万亿美圆。

  因而,假如用汇率价格来计算,中国对全球经济总产出的奉献比美国大约多0.13万亿美圆。图二显示了以2014年底的汇率计算,中美两国2014年的GDP增量。

图二

图二

  2014年人民币对美圆汇率下跌——以这一汇率计算比较中国与美国的GDP增长,中国经济的实际增长是被低估的。假如以世界银行[微博]购置力平价(PPPs)计算,比起美国0.653万亿美圆的GDP增长,中国的GDP增长大约为1.3万亿美圆。

  不管选用哪种计算方式,中国的经济增长显著超越了美国。

  这些实际数据有力地廓清了中国媒体对中国经济的误读。中国媒体称中国经济正处于“危机”中,或者正在经历“严峻的缓滞期”,而美国经济则在“高速开展”。但这些数据讲明,恰恰相反,中国不但仍然是世界次要经济体中开展最快的,而且其增长速度仍然远远超越美国。

  中国媒体误析中国经济的第一个原因在于一个简单的数据错误——它们没有看到中国和美国是用截然差别的方式来呈现各自的GDP数据的。中国次要用当年一个季度的产出与上一年同季度的产出作比。好比说,中国上季度消费总值增长率是7.3%,这是用2014年的第四季度与2013年第四季度作比较得出的。所以中国的GDP增长率是年增长率。而美国则把当年一个季度的产出与同年的上一个季度作比,然后把这一数据年化——大致乘以4——作为年均增长率(即美国常用的环近年化增长率)。

  美国GDP计算方式的严峻缺陷在于,它极大地夸大了经济增长率的起起落落,而这些起伏也许是短期因素引起的——这就使人对美国经济产生了某种“狂躁抑郁”的印象。举例来说,在最新的美国经济数据上,美国经济增长率从2014年第三季度的5%下跌到了第四季度的2.6%——这看上去是严峻的缓滞。但事实上,假如和前一年相比——排除掉地道由短期因素引起的经济起伏——美国经济仅仅是从2.7%下降到了2.5%。

  同样的,2014年第3季度5%的增长率也是短期因素招致的一个夸大数据——实际的GDP年增长率仅为2.7%。

图三

图三

  上图显示了中国和美国各季度实际的均匀增长速率。也许诺以看到,美国经济增长并未呈现显著加速。从数据上看,美国2012年的GDP增长率为2.3%,2013年为2.2%,2014年为2.4%。2.4%的增长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描述为“高速”——尤其是与中国7.4%的增速相比较而言。

  西方媒体如何制造大新闻?

  未能正确解读中美两国的统计数据,只是中国媒体停止错误报导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一些人宁愿去读西方媒体的错误报导,也不愿本人下功夫研究数据。整个2014年,西方反华媒体都在试图分布“中国经济危机”与“美国经济增长”的谣言。

  让我们来看看西方媒体是如何“危言耸听”制造大新闻的。定时间排序,我举几个例子。2014年1月,《金融时报》上一篇文章的题目是“靠债务吹出来中国经济泡沫已至爆裂边沿”。4月份该报登载了一篇名为“中国的经济危机正在到来——只是不知规模有多大”的文章。10月份美国企业研究所声称:“中国经济一片混乱”。

  如今,事实已经证明这些报导都是没有道理的。

  美国学者迈克尔·佩蒂斯对此类故事尤其热衷——美国金融网站Zero Hedge曾登载过一期他的访谈,题为“中国经济的‘软着陆’会不成制止地改变成一场‘异常残酷的硬着陆’”。而《金融时报》则刊载了一系列乔治·马格努斯的文章,预言中国经济的增长将会降低到3.9%。此公曾是瑞士银行(UBS)的资深经济顾问。

  很明显,这些新闻和中国经济实际情况之间的反差也抵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事实上,这些错误的报导不外是对传布了几十年的“虚构经济学”回炉重铸,这类经济学最喜欢报导中国经济“危在朝夕”,或它将“大幅减速”。此类报导不光泛滥于各种“边沿刊物”,以至在西方支流经济媒体也大行其道。

  好比2002年时,章家敦(美籍华裔律师,以“中国瓦解论”在西方社会走红)写了本名为《中国即将瓦解》的书,他的论点一目了然:“五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袖们还有真正选择的余地。如今却没有了。他们没有出路了。留给他们时间不多了。”

  10多年过去了,留给中国领袖们的时间仍然丰裕。读者大要以为此书作者会因为预言的幻灭,羞愧地淡出公众视线,但实际上章家敦照旧以“中国问题专家”的身份做客《福布斯》和彭博财经频道等支流媒体。

  另一个例子是《经济学人》。2002年6月,该杂志专门出了个关于中国的副刊“底气不足的中国龙”——题目照旧一目了然。它对中国的阐发如下:“中国的经济开展始终依赖着国内引擎的拉动,而这已经力不从心了。过去5年里的经济增长次要在于政府的巨额支出。因而,政府的债务飞速上升。再加上银行的不良贷款和国家宏大的养老金债务,一场经济危机正在酝酿中。”

(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站:明日经济网)www.ajaxok.com
------分隔线----------------------------